一枯一葳蕤

学生党。喜欢幻想,经常脱线。喜欢纪念碑谷,二次元。沉迷aph,因为吃的cp很冷所以主写全员友情向亲情向。

【无cp】【英伦家族】秋千/小路

  OOC预警,今天的文笔因为期末考试去跳楼了。私设如山,无cp,友情向和亲情向。内含英伦家族,dover组和不多的好茶组。今天我依然是个渣渣。

  据王耀描述在华人心中欧美小孩子的童年中很多是有大花园树屋和秋千这样的东西,不然童年就像白过了一样。亚瑟用手肘撞他说英国花园打理超贵的。
  钱这东西毁掉了多少人的梦想。
  “停!我记得你家有花园来着!”王耀做出“打住”的手势,回想起自己去亚瑟家的经历,自然想起了他家的花园。
  “那是玛丽夫人*和伊丽莎白夫人*有钱!”
  中国人动作停顿然后按住他说自己要代表金钱势力谴责他。
  虽然这么吐槽,但是王耀所说的秋千还真的曾经贯穿过亚瑟的整个童年。
  以前他和弗朗西斯经常抢秋千,下课就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秋千旁边占为己有。虽然现在回想起来双方都觉得这简直是自己的黑历史,但是小时候他们可不这么觉得,这种活动就像占领自己的领地一样是严肃而且充满意义的——代表着自己的脸面。
  不过可能是因为弗朗西斯比亚瑟稍微大几个月的缘故,他比亚瑟高一些,经常仗着自己的身高伸出手拦住亚瑟自己揽过秋千的绳索。这就导致战争的获胜者多是弗朗西斯。
  从前弗朗西斯曾用“妖精小姐有麻烦”的理由拖住亚瑟,再次坐上秋千,以胜利者的姿态对他做鬼脸。亚瑟靠着窗户咬牙切齿,眉毛都皱了起来。
  爱德华*接他回家时看他闷闷不乐,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亚瑟摇摇头礼貌地回应没事。半路上加弗斯顿*先生约他去喝茶,爱德华略微思索就决定让亚瑟自己回去。
  于是亚瑟只好单独回家——后来帕特里克装作不经意地向伊丽莎白透露此事,导致爱德华被两个女人轮番教训。路上他想到弗朗西斯得意的嘴脸心里有点委屈,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薄荷飞飞兔坐在他的肩膀上安慰他,妖精们在周围飞舞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独角兽凑过来轻轻地用鬓毛蹭干他的眼泪。
  “抱……抱歉,没有哭……眼睛有点累,让你们担心了。”亚瑟才发现自己在流泪,连忙擦掉泪水对自己的朋友们道歉。独角兽默默在前面带路送他回家。
  本能地边跟着独角兽走边和朋友们聊天的亚瑟忘了擦掉泪痕。所以当威廉打开门看到他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抱起他紧张地问他怎么哭了。
  “哈?哭了?”诺斯跳下沙发,小跑到他面前踮起脚仔细端详,“还真的!”
  窗台边偷偷抽烟的斯科特灭掉烟扔进垃圾桶,走过来撇撇嘴问道:“喂,谁欺负你了?”
  亚瑟靠在威廉怀里有点懵,平时这几个特别嫌弃他的家人突如其来的关心让他有点不习惯,所以磕磕绊绊地报出了弗朗西斯的名字。
  “波诺弗瓦?”
  “啊?恩。”
  斯科特披上外套出门——第二天亚瑟看到弗朗西斯的手指活动有点不方便。
  帕特里克问他怎么欺负他的。亚瑟稍微回想弗朗西斯与自己相杀的过程更委屈了,但是当时年纪小,稍微迟钝些,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到底是说哪件事:“什么时候?指哪件事?”
  威廉听他这么说,立刻明白那法兰西人的欺负他还不止一次。放下小孩子向还没走远的斯科特高喊:“斯科蒂!”
  “怎么了?”
  他们的大哥用一贯温和的语气叮嘱道:“揍狠点!”
  而不知情的亚瑟依然在和帕特里克对话,他仔细地把弗朗西斯骗他妖精小姐被埋在书本里需要他救出来,然后自己抢占了秋千的经历陈述出来。因为其他几个人和他年纪也没有相差多少,所以也都觉得这件事关系重大。倒是威廉听后默默转过头心里想对那个法国孩子是不是太残忍点。
  “而且弗朗西斯天天向我炫耀他家有秋千!真是的既然有为什么还要跟我抢……"
  “他家那个不是给莫娜的吗?”
  飞飞兔跳到帕特里克头发上蹭了蹭:“他又不是没穿过裙子。”
  “……哦。”
  威廉让诺斯和亚瑟先去花园玩,他和帕特里克在客厅坐下互相注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说话。直到斯科特都已经回家,拉开椅子坐在他们旁边。
  “我们给亚瑟做一个秋千吧。”威廉这么提议,帕特里克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斯科特。苏格兰的孩子背后有点发凉,瞪着他说干什么我又不会。
  帕特里克撑着下巴认真地对他点点头,然后不知从哪里拿出自己的单眼眼罩戴上,装出严肃的样子:“沉迷小发明动手能力最强的斯科特柯克兰不会连这种事情都干不好吧。”
  “激将法没用!”斯科特在桌子下面威廉看不见的地方狠狠踹他,顺便扯下他装饰性的眼罩丢在椅子上。手在口袋里摸出烟盒。威廉夺过烟盒收进自己兜里告诉他玛丽夫人还在家。
  啧,快点成年吧!成年就可以不用躲着玛丽抽烟了!
  其实和他们同龄的孩子很多都至少有轮胎秋千这样的东西,但是伊丽莎白比较喜欢在花园里待着,他们觉得要是做秋千玩可能会影响她的休息。
  “那……先和伊丽莎白夫人商量一下?”
  “好啊。谁去?”
  威廉和斯科特将目光转向帕特里克,互相交换眼神后各自拍拍他的肩膀:“幸苦你了。”“辛苦了。”
  被莫名其妙就出卖的帕特里克欲哭无泪。
  幸好伊丽莎白很好说话,听到小孩子不怎么情愿地说是给亚瑟做秋千就欣然同意——谁让几个孩子中她最喜欢亚瑟呢。
  帕特里克表示自己吃醋了不开心。威廉揉揉他的头发说今晚他做饭,成功哄好几个小孩子。这并不能怪帕特里克没有立场,家里几个人做饭能吃的真的不多,其中就包括威廉。
  下面就要正式将计划付诸行动了,斯科特在对着轮胎和绳索发呆半晌后几乎要放弃,靠在墙壁上装死。威廉将他拽回原地。他一幅行将就木的神情抱怨道为什么要给那个小家伙做秋千啊我们这不是在找事吗,我又不闲。
  “可能是看着那个法国佬得意的表情就不爽。”帕特里克摸摸下颌如是回答——虽然这个理由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法,“而且,我们家的人哪轮得到他欺负?”
  再说,他有的东西我们弟弟也必须得有。
  谁都不能在他面前炫耀。
  当然这些柯克兰家的孩子们是死都不会说出来的,毕竟因为某些神奇的基因问题,他们全家都是傲娇。
  威廉和帕特里克将秋千的支架搭好——支架是玛丽,伊丽莎白和斯科特一起锯出来的,两个女人用家里所有的化妆品保证绝对结实,斯科特也表示至少安全没有问题。
  最后的问题是诺斯提出来的。
  小孩子牵着帕特里克的手,看着已经有了雏形的秋千问:“要用轮胎当底吗?”
  “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吧?”威廉反问道。
  诺斯说那样会坐着不舒服,而且也没有那么容易平衡。帕特里克插嘴说那就让他不平衡摔倒好了。
  诺斯说话的时候表情非常认真,导致斯科特突然就回忆起来他小时候玩轮胎秋千倒栽下去的事,大叫着揭露他的黑历史。诺斯恼羞成怒,扑上去想要扯他的领带。斯科特赶紧将威廉挡在前面,然后迅速打开花园与房子连通的门跑出去。看到偷偷摸摸试图观察他们的亚瑟后立刻扯过他甩向他身后:“笨蛋弟弟交给你了!”
  亚瑟和跑来的诺斯迎面撞上,两人捂住自己的额头,耳朵里顿时“嗡”地一声巨响接着开始耳鸣,额角处传来钝痛。
  一次得罪两个人的斯科特见势不妙,已经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帕特里克和威廉急匆匆地追出来,看到狼狈的两个人帕特里克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亚瑟揉着额角咬牙瞪着他。
  隔天两个小孩子头顶都鼓起一个包,委委屈屈地对着镜子上药。亚瑟鼓着脸偷偷瞄向镜子里的诺斯,他从喉咙里发出轻声呜咽,用棉签涂抹额头上的包。
  “诶,诺斯。”
  “干什么?”
  亚瑟放下药瓶,别扭地问他们最近在干什么:“回家就不见人了,连房间都很少回。你们最近在干什么啊?”
  小孩子露出惊诧的表情:“你最近,都在观察我们吗?”
  “不是!谁会特别在意你们这群笨蛋啊!总是喜欢孤立我还摆着架子欺负我!”亚瑟的行动被说中,红着脸否认。但是诺斯并不明白这只是亚瑟不愿意承认他小心地在意着他们,也不满地数落起他的不是。两人就这么互相开始挑起缺点来了,要不是威廉的火龙艾伯特跳到他们面前可能他们会一直吵下去。
  他们同时反应过来——完了,上学迟到了。
  为什么没人喊他们啊!
  于是两人又争抢着背上书包,比谁先到达门外。
  放学后威廉因为早上帮两个小家伙请了假让他们没有迟到所以心情很好,行动也格外积极。最终决定用木板代替轮胎也是由他决定的。
  “那木板怎么削出来?”帕特里克问道,他们实在不好意思再去麻烦他们的监护人了。斯科特这次自告奋勇地说他可以试着锯出来。
  威廉打量着他摇摇头说不行,容易受伤。
  斯科特听他这么说,嗤笑着对他比划了一下身高——斯科特比威廉高出不少*了,威尔士人提起轮胎的橡胶圈就砸在斯科特身上表示自己的不满。
  最后还是斯科特从阁楼上翻出木板来锯的,秋千完工后亚瑟听诺斯说他抱怨自己一个工科青年做什么木工,英格兰绅士将脸埋在枕头里放声大笑,遭到斯科特一记暴栗。亚瑟受到攻击后赶紧与他拉开距离,戴上眼镜表示自己要去看书先上楼了。因为眼镜的缘故他的视野变的格外清晰所以他稍微愣怔,指着斯科特的手问你的手怎么了。
  苏格兰青年旋转手腕露出一条明显的划伤:“哦,打架了,对面带了家伙。”
  的确很有斯科特的风格,但是结合刚才诺斯透露的“内幕”就不那么可信了。亚瑟将信将疑地想离近些看,遭到家里几个哥哥的联合驱逐。
  总之经过各种努力,说好的秋千还是造出来了。几人表情庄严地互相击掌庆贺。诺斯摇摇头拉扯绳索确定这群半吊子的家伙制作出来的秋千真的安全。
  虽说已经“施工完毕”,但是所有人心照不宣地没有告诉亚瑟这件事情,生活恢复常态。如果忽略最近他们的早出晚归。
  即将进入初中似乎所有人都非常忙,连平时在周末给他们做早饭的威廉都没有时间了。
  “但是那个白痴这次回来的也太晚了吧!”帕特里克用下颌抵住餐桌哀嚎道。窗外天空已经变成深蓝色,像掉进颜料的染布,亚瑟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威廉第四次关上门,牵起诺斯让他先回房间,然后询问是否要出去找亚瑟。
  “切,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死在外面了。”斯科特撑着帕特里克的肩膀站起来顺便扔下手里的语文书*,“那家伙肯定又玩疯了。”
  威廉否定说一般他都会在学校里看书到现在。斯科特稍微停顿然后说没什么区别。
  事实上亚瑟正绝望地抱着数学教材和弗朗西斯走在街道上。因为数学实在太差的缘故他不得不向数学班里的老师求助,所以回来得比其他同学都晚。还好弗朗西斯看在他实在有点可怜的份上留下来陪他一起走。
  弗朗西斯也拎着英语书抱怨英语太难学,亚瑟因为脑子里被数学塞满所以也没有精力反驳他。天色已经完全黑暗,街灯还没有亮起来,从前熟悉的道路显得有些可怕。
  “喂!亚瑟!”弗朗西斯空出一只手在他眼前晃晃,“你在听吗?”
  亚瑟回神拍开他的手,略嫌弃地问他在说什么。
  “我说!这边下水道在施工!你……"
  话才说一半,亚瑟就被什么绊得向前踉跄,最后侧身倒在地上,没有被袖子覆盖的肘部破了皮。
  弗朗西斯弱弱地吐出最后两个字:“小心……"然后连忙将亚瑟扶起来。将英国人绊倒的是一块牌子似的东西,随意地摆在路边。亚瑟龇牙咧嘴地捂住肘部,回忆起早上斯科特提着看起来很像警示牌的片状物出门,心里将自己的哥哥痛骂了几遍。
  凭借模糊的辨认,亚瑟看到警示牌前方有掀开的井盖——虽然周围有围起安全线但是还是让人看着胆战心惊。
  “我去你的斯科特你是想弄死我……"
  弗朗西斯怕他再走神,真掉进井里什么的,扯着他走近路,说是绕过花园可以直接到他家门口。这条路亚瑟以前和斯科特,威廉一起走过。那时候斯科特带他们两个出去玩,结果玩得太晚怕被责怪,带着两人走这条小路。当时他因为实在惧怕回家后伊丽莎白夫人的训斥,拽着斯科特的衣领一直在哭——那时是冬天,斯科特的围巾差点被扯掉,苏格兰人当时气得差点想把他摔在地上。威廉抱起他顺便帮斯科特整理好围巾,轻声哄着,给他背华兹华斯的诗歌。等他终于不哭了苏格兰少年拨开没有叶片的枯枝,让威廉走过去,悄悄打开家门迅速回房。当他们锁上门的时候斯科特回头看向威廉翠绿色的眼睛,两人对视间突然笑了起来。威廉身体后倾倒在床上,亚瑟也不明不白地跟着笑起来。
  两人加快脚步绕到亚瑟家花园后,莫名其妙地就有了紧张感。虽然这里也有路灯但也没有打开,而且要穿过一片灌木丛——树枝容易划破皮肤,亚瑟终于知道为什么斯科特要为威廉挡着枯枝了。
  “弗朗西斯,你有没有发现今天路灯开的特别晚?”
  “大概是总闸坏了。”
  “什么坏了?那这一路的灯都坏了吗!”
  “当然啊,粗眉毛你的反应太迟钝了吧。哦对了,你家秋千不错啊!那你干什么还要和我抢秋千啊?”
  亚瑟向他翻去一个白眼:“你家不是也有吗?干嘛要和我抢?再说了我家根本没有秋千……恩?什么?秋千?”
  说实话手工制作的秋千没有那么精致,但是绳索和木板都意外细心地磨得非常光滑。支架深深钉入地面看起来相当稳固。亚瑟惊奇地观察着自己家花园里对于她来说是“突然出现”的秋千,然后渐渐有些释然。
  “原来那群家伙前段时间这么忙是为了帮我做秋千啊……笨——蛋我才不需要这些东西呢……"
  弗朗西斯对他挥挥手说哥哥我先回家了然后就朝反方向走去。亚瑟没心思理他继续看着秋千发呆。大概几分钟后面前的灌木丛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威廉掀开树枝和叶片,手电筒刺眼的白光直接打在英格兰人身上。他愣了一下接着向后方喊道:“找到亚蒂了!”
  诺斯动作迅速地打开花园的门锁从栏杆的缝隙中对亚瑟挥手,斯科特跟在威廉身后气喘吁吁地撑住他的肩膀。帕特里克踉跄着钻出灌木差点摔倒。
  身边的路灯闪动起来,接着暖黄色的光芒从他身边突兀地亮起并且不断地向前延伸,在他脑海中的城市忽然灯火通明。夏季潮湿的风遥远地飘来让秋千轻微晃动,光点从各个角落聚集到此时此处,冗长破碎的记忆中漾出波澜的风景还有被埋藏至今的故事。
  那一瞬间这整个世界都在向他微笑,四面八方,四海八荒。
  “那是我第一次发现英格兰的夜晚那么美丽。”
  “嘶……"从床上摔下来的亚瑟茫然地环顾四周,撞击地板的疼痛和宿醉的晕眩让他的状态十分不好,所以一度产生了我谁我哪儿我接下来要干嘛我今晚吃什么这样的想法。
  王耀敲敲门然后探出脑袋,确定他醒了也没去扶,笑着蹲下和他平视,露出满满的“你也有今天”的眼神,吓得亚瑟顿时酒醒了一半。
  在一段无声的对视后王耀终于没忍住破功:“好啦好啦不闹了。醒酒汤快做好了,一会儿给你端来。”
  亚瑟撑着床沿站起来,迷迷糊糊地想起昨晚校文艺节终于结束,他跟着大部队去喝酒庆祝,然后醉了,最后……
  卧槽那个穿裸/体执事装的人谁啊!
  英国人瞬间缩回了被子里裹成一团,一边颤抖一边念叨着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而且昨天是带着小精灵出门的现在也没看到,完了完了别是被自己忘在酒馆里了。王耀非常没良心地拍着腿大笑,然后一溜烟跑掉不见了人影。
  “哦对了耀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来着!。
  “自己猜!”
  “我猜不到才问你的啊喂!”
  王耀动作幅度很大地跑上楼梯在他房间门口急刹车,然后将碗推向他的床头柜。那感觉就像在看动作电影一样,让人十分担心中国人端着的汤碗会不会撒:“快快快汤喝了醒酒,我也喝酒了还一大早就来照顾你。”
  亚瑟端起碗轻轻抿了一口随即向他道谢。而门外的威廉松开手里的薄荷飞飞兔还有精灵小姐:“抱歉,过一段时间再去找他吧。他的朋友来了,看不见你们。”
  精灵小姐也明白威廉是怕亚瑟再和别人就“妖精是不是幻觉”这件事情起争执,拽着飞飞兔的耳朵了然地点点头。
  诺斯还在睡觉,昨天为了将亚瑟带回来让他们精疲力尽。帕特里克拼命忍住笑意等着亚瑟发现他身上的不同。
  果然,十分钟后惊天动地的尖叫从卫生间传来:“帕特里克!!!!!”
  脸上画满涂鸦的金发绅士冲出卫生间将楼梯踩的发出尖锐的响声。王耀赶紧拦住他说其他人在睡觉别吵醒他们。
  “谁管啊!耀!昨天出了帕特里克还有谁往我脸上画画了!”亚瑟按住王耀的肩膀怒吼道。
  也参与了涂鸦活动的王耀一本正经地说没有了,稍微思索补充说你穿果执装的时候诺斯拍照了。
  “……完了,我这把柄要被他们抓一辈子……"
  斯科特忍俊不禁,倒在被子中尽量压住笑声,脸涨的通红。帕特里克从门缝里观察,然后说王耀还真挺厉害,看样子笨蛋亚瑟已经醒酒了。
  斯科特揽住威廉的肩膀调整着呼吸说威尔也很厉害啊就是不会做醒酒汤。
  “你们两个行了,专门把王先生叫来也很麻烦他了,别忘了他也喝酒了。”威廉推搡着斯科特的手臂,轻轻在他后脑上敲了一下,“先睡觉吧,昨天费劲把亚瑟带回来也辛苦了。”
  帕特里克吹出一声口哨,与斯科特离开威廉的房间。
  亚瑟的哀嚎已经停止,卫生间传来迅速流动的水的声音——大概是他对着镜子疯狂洗脸。王耀捂着肚子倒在沙发上笑得喘不过气。
  他们家的人确实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这一点无法否认。不过没关系,再多的抱怨和不满都是源于某种意义上的在意,这并不影响他们继续爱着彼此。
  您喜欢河流环绕城墙斑驳的博马里斯城堡*与街巷中流传许久的幽灵故事神秘梦幻的精灵吗?或者屹立在岩石之巅沉淀着时间和历史痕迹的爱丁堡*和穿着束腰披风*的高地人。再或者落日下被阴影遮盖的巨人堤道*上六角形石柱被冲刷出的凹槽中蓄满倒映着天空而反光,深蓝色的海水百年来不曾停歇地冲向童话的堤道。当然也可以和您去爱尔兰某处的草原听我吹肘风笛,等待不知何处而来的风压下草叶成为绿色的波浪,让凯尔特人*的曲调像从阿瓦隆*飘来的一般古老苍凉。
  不过希望您能先回英格兰探望,这里有坎布里亚郡遍地的欧洲蕨和石楠花,有伦敦泰晤士河旁昏黄安静的灯光,有康沃尔尽头碧蓝海岸上滑翔而过的洁白海鸥。
  这里还有有秋千,有花园,有熟悉的街道。
 
 
 
 
 

*此处指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玛丽·斯图亚特。最知名苏格兰君主之一。(与英格兰女王玛丽一世“血腥玛丽”不是同一人)。本文中是苏哥的监护人。
*此处指英格兰和爱尔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伊丽莎白·都铎。本文中是亚瑟,帕特里克和诺斯的监护人。
*此处指威尔士第一任亲王爱德华二世。本文中是威廉的监护人,历史上据说是一位同性恋……
*此处指来自加斯科涅的骑士皮尔斯·加弗斯顿,据传是爱德华二世的情人。
*威尔士人是英伦家族中平均身高最矮的。
*就是我们的英语书。
*威尔士著名景点。
*苏格兰著名景点加经济中心。
*代指苏格兰方格裙,据说以前苏格兰裙是束腰披风来着。(还是好想吐槽为什么里面不穿胖次)
*北爱尔兰著名景点。(超美的)
*英伦家族大多数都属于凯尔特血统。
*亚瑟王传说中的极乐之地。(虽说是威尔士对极乐世界的别称但是莫名合适。来自网易云音乐The Level Plain评论区里的人说“我没有凯尔特的血统所以看不见阿瓦隆”而写的这句话,那首歌就是爱尔兰肘风笛演奏的)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