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枯一葳蕤

学生党。喜欢幻想,经常脱线。喜欢纪念碑谷,二次元。沉迷aph,因为吃的cp很冷所以主写全员友情向亲情向。

  “啊,老哥回来了。”招福正咬着笔写作业,看到御行进来,欢呼一声就扑过去,“老哥,带什么东西回来了!”

  奉为听到声音,也跑了出来。

  御行推了推装文艺的单片眼睛,把手里的袋子给了奉为:“小学毕业的礼物。”

  “谢谢哥哥。”奉为乖巧的点头道谢,“诶!手机!”

  “诶诶诶!我的呢?”招福赶紧伸手去抢御行手里的袋子。

  “你小学毕业礼物给过了,初中还没毕业呢。到时候再说吧。”御行冷漠的推开招福,走向书房,“我还要赶作业,你写完作业教教奉为。”

  招福气得直跳脚,最后干脆跑去奉为那里,左右指点着他下载游戏。

  其实家里还有一个大哥,叫吉。可惜现在正在外地打拼。而且招福莫名怕他。他总是在笑,笑的眼睛眯起来。让人慎得慌。简单说就是,天然黑。

  “蒋招福,你再不写作业,大哥回来的时候我就跟他说。”御行从房间退回来,眯起眼睛看向招福。

  “奉为!你看你哥哥和大哥欺负姐姐我,你帮谁?”招福立刻找援军:自家小弟。

  奉为无辜地眨眨眼睛:“阿姐,你能不能不要拉我进来。”

  招福在沙发上滚了一圈:“所有人都欺负我一个!!!”然后坐起来很委屈地写作业去了,顺便拿走了奉为的手机扫作业帮。

  当天晚上,吉就回来了。

  “不是说好明天回来的吗!”招福听到御行带着吉上来的声音,就立刻把自己锁紧书房。

  因为招福的影响,所以奉为也莫名害怕吉,无奈招福锁了门,只能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

  “奉为和招福就这么怕我吗?吉有些无奈的叹气,抬手揉揉奉为的头发。嗯,手感不错。

  “把你的笑容收下来,他们应该就不怕了。”御行对于吉笑容的恐惧程度丝毫不亚于招福!想当年这家伙就这么笑着把自己拐到外面逃学,然后回到家后又把锅完完全全推给了自己!

  “不老哥你根本不知道大哥不笑更恐怖!”招福把房门拉开一条缝,张牙舞爪地对着吉做鬼脸。

  吉做出很无辜的表情,看得招福和御行背后发毛:“诶,怎么这么说,我可是带了礼物回来的。”

  话音刚落,只听“咣当”一声,然后招福和奉为站在吉面前,整齐的鞠躬:“大哥辛苦了!”

  被招福摔在墙上的门默默流泪。

  吉无奈的摸了摸自己在外面染的蓝毛,看着两个眼睛发亮的弟弟妹妹。御行站到奉为旁边。伸手,坏笑:“礼物。”

  吉只好把三个盒子从包装里拿出来。一红,一白,一黑。

  奉为第一个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盒子刚掀开他就尖叫一声,丢下盒子躲到御行身后瑟瑟发抖。

  只见盒子里面,一只玩具大蟋蟀正趴着。

  “诶呀,拿错了。”罪魁祸首笑得一脸纯良,把另一个同色的盒子重新递给奉为。

  奉为的盒子里是一条白色的头绳(奉为留长发,平时都是扎马尾),系着一个白色的,椭圆形的东西,眼睛又圆又大,眼球黑几乎占据了整个眼框。

  招福的盒子里是一条红绳,上面系着与奉为同款的“椭圆形”,眼睛里没有眼球,眉毛极其夸张。

  御行的盒子里是一条项链,上面的装饰和奉为招福的同款,只不过是黑色的。但是他的装饰物的眼眶里只有一个有眼球。

  “既然我们三个是同款的,那大哥你呢?”御行用怀疑的眼神看向吉。

  吉笑眯眯的拿出一个挂饰,是一个形似葫芦的东西,眉眼比其他几人的清晰好看多了。

  “大哥不公平!”奉为和招福齐声道。

  “哪里不公平了,御行,给他们看看阴阳师里的达摩。”

  御行打开手机,查了百度后就黑了脸,把手机竖起来给奉为和御行看。

  “招福达摩……"蒋招福转过头,咬牙看着吉。

  “奉为达摩!”蒋奉为笑得非常危险。

  “御行达摩。”蒋御行面无表情浑身杀气。

  “还有大吉达摩。”蒋吉依然保持纯良无害笑。

  “蒋吉你完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