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枯一葳蕤

学生党。喜欢幻想,经常脱线。喜欢纪念碑谷,二次元。沉迷aph,因为吃的cp很冷所以主写全员友情向亲情向。

写在草稿本上的随笔

  体育课结束后你倚靠扶手一点点爬上楼梯,瘫在饮水机旁大口大口喝着不算冰凉的纯净水。挽起裤脚时比起前几天穿上羽绒服的架势,现在甚至已经有阳光灼烧皮肤的炙热感了。
  听着任课老师对你意见很大的英语课你走神地记着笔记看向窗外长出嫩绿色新芽的不知名的树木背靠着灿金色的午时烈阳,脑子里却背着不知哪首歌的歌词,想着拖欠的作业和同人喉咙里溢满想尖叫的声音。
  说得好像谁不是凡人一样。
  下午天气突然有些阴沉,你忘了写美术作业正用尽毕生绝学随手画了个长得像花瓶的尖嘴壶,同桌压着你的画本气得你扔掉了他的文具盒。前桌开玩笑道要不你就画那个树好了。你重重地把窗户通风处对准自己,呼吸了一口带着树叶生涩味道的刚开始潮湿温暖的空气,向外施舍了一个眼光。
  深灰色树枝上柔软的叶片顺着枝桠垂下,冬天坚硬而凛冽的弧度突然就成了柳条一般的温柔了。
  放学后剩下的几个人在教室里扎堆写作业,意外地没有互抄的现象,隔着过道的男生尖着嗓子唱维塔斯的歌剧2,不正经的班长惟妙惟肖地学泰迪犬叫捣乱,最后不知怎么突然成了学习宠物叫声集会。你留下英语作业与两个同学一道离开教室——中途分掉了剩下的水果糖。
  跨上不算新也说不上旧的自行车,你把拆掉羽绒内胆的校服外衣塞进车筐,当你把车蹬得几乎是脚下带风也只是温热的空气迎面而来,窜过皮肤缓缓渗入,偶尔呛进一口仿佛有些老式爆米花糊味的风。联想一下不久前出门裹着厚厚棉衣的经历。
  春天是真的来了。
  不会吹口哨只能唱着走音的歌骑进根本不算小区的人类群居地。今天的晚饭是菠萝炒饭,你被特赦可以使用黑暗料理——炒饭拌番茄酱。七点左右又被差遣下楼去倒掉喜欢熬中药的老妈剩下的药渣。胆子小所以只能快跑着下楼到了惨白的路灯下。仰头就看到了老房子上方光芒闪烁的一颗星星。
  突然就从很少观察星空了这个方面,挤出了一点点对以前想要成为天文学家这个一闪即逝的梦想的愧疚。
  正上方,就是你的头顶上,是半轮清澈的月亮。很抱歉用“清澈”这个词来形容她,但是可能是因为你太久没有看她的原因,看到的是难得一见完全没有被云朵或污染遮盖的月亮。她是银白色的,或者说你突然想到用“清脆”这个词更好一些。请想象一下,圆形银饰那样干净冰凉而且不染杂质,没有氤氲的光圈,是仿佛伸手触碰就会“咔哒”一声碎裂,像水晶头骨那样坚硬但是脆而易碎的物体。
  你打下这行文字前,刷牙时走到窗边,看到花坛里两颗比你年纪还要大些的海棠,靠外的那一棵外面开了花。白色隐藏在绿色的叶片中,还没有显出那种东风袅袅泛崇光的惊艳出来。你记得周六和补课老师吵架前还没有这番景象,甚至没有长叶——你们这儿的海棠,开得快,谢的也快。也就一两周的寿命,所以以前留下来的花瓣能装在玻璃瓶里等到腐烂长虫。
  还有,在你因为今天偷偷玩了太久的手机,所以放下它多次用力闭合眼皮的时候,你非常喜欢的一个男孩子回了你的消息,说他那边天气也热了。
  后知后觉地发现樱花和春天是一起出现的。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