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枯一葳蕤

学生党。喜欢幻想,经常脱线。喜欢纪念碑谷,二次元。沉迷aph,因为吃的cp很冷所以主写全员友情向亲情向。

【无cp】【好茶组】素履/相遇

  OOC预警,今天的文笔坐车回老家了。私设如山。就算是情人节发的也是无cp,友情向和亲情向。今天的我依然是个渣渣。写得特别散的好茶闺蜜向和不敢打tag的英伦家族。我一辈子喜欢他们!

  王耀儿时曾在监护人的书架上翻到一本书,说实话才五六年级的他不太看得懂那些晦涩的题目,但是内容好歹还是能理解一些的。再加上年幼的本田菊和任勇洙只要来北京就会在他旁边看他读书,为了面子也得死撑着读下去。
  有一些关于历史的内容他不能明白,关于作者想表达的意思他却意外的能了解。看到自家弟弟崇敬的目光也是让他过瘾了一把。
  “にぃにぃ,それはどういう意味ですか*?”
  “意思是我们去了一个地方,不理解那里不熟悉那里,以后对那里的影响也只有记忆里片面的东西。没有留下羁绊。”王耀浅浅地懂得那些话但是却不能完整的解释出来,只好随便扯来糊弄他,心里谴责着自己竟然欺骗小孩子。后来在去英国的飞机上他的监护人坐在他旁边系上安全带,趁他看着窗外发呆的空隙拿过他的书扫视上面的文字——那正好是本田菊指着询问的那一句。
  “‘我们到陌生的城市,还不是凭几个建筑物的尖顶来识别的么,日后离开了,记得的也就是几个尖顶。’哟不错啊小子,看这种东西!”监护人饶有兴致地看着身边因为飞机起飞而难受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王耀,丝毫没有给他递过去口香糖让他舒服一些的想法。
  王耀靠着机窗觉得硌得难受换成躺在椅背上的姿势:“书还我啊你……”声音微弱几乎要咽气。
  “讲道理这本来就是我的书。诶你从哪儿翻出来的?”监护人将书倒置观察故意做的有些泛黄的封面,上面用黑色且有年代感的字体写着《素履之往》“别想着看别人的人生,我跟你说这就是你以后的处境。”
  中国人想着飞机怎么还没完成升空,给自己灌下一口水盯着云层下方自己刚刚离开的机场:“喂你别这样诅咒我,那样的话我也太悲哀了。”
  多年后王耀才发现他给自己喂了一口毒奶。
  因为知道自己将要被送去英国所以他提前很久学习英语口语,虽然并不能和本地人做比较,但是日常对话总是没问题。忙得要死的监护人将他送去和其他学生一起租的房子只是定时寄生活费并给他找好了学校。
  可能是因为两国教育的不同导致他在数学上碾压一大片同学,科学成绩在努力下也属于上等,再加上性格随和很好相处仅仅半年就被提名学生会。他和亚瑟就是那个时候相遇的。
  他三月份转来,属于插班生,要专门去学生会交资料。当他敲门来报告的时候,门因为没有锁被自然地推开了。而那个时候亚瑟正因为一个学生会成员的重大失误而暴跳如雷,流利的英语以极快的语速蹦出来,语句都是在变着法的损人。王耀首先关注他比常人粗很多的眉毛——这让他差点笑起来,接着勉强辨认出面前的人是在不带一个脏字的骂人后心里极其恐慌地想学生会这么可怕的吗
  其实亚瑟真的很少发作,但是可能王耀运气不好直接撞上了这难见的景观,被训的人也被亚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等他实在没气继续说,扶着桌子换气的时候也告诉那个同学他可以走了。可怜的家伙,一溜烟就不见人了。倒是门口站着的王耀尴尬地和他对视。
  空气有几秒陷入沉默,然后王耀详装镇定地自我介绍说是来学生会报道的新人,亚瑟也借着他的话头说他是学生会的主席并与他握手。
  “因为是私立学校,中小学一起上的。我成绩还算可以就从现在开始当主席了。”
  “啊……主席好。请多指教。”
  亚瑟打量着王耀精瘦的身材和扎起的黑发,出声问道:“亚洲人?”
  “中国人。”
  亚瑟点点头没有多问,后来王耀坐在会议室里开开会的时候才知道当时他脸上淡然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这个学校还能不能好了!这么多外国人是要搞事情啊!怪不得看到我完全不惊讶。
  坐在他旁边的罗德里赫略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意义不明地拍拍他的肩膀。
  接着他就明白了。副主席是个法国人,不停地否认主席的意见。体育部的安东尼奥也撑着脸心不在焉地讽刺亚瑟。气得他抓起笔记呼到法国人脸上,因为距离太远倒是没有去打西班牙人。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赶紧上去拉开他们,弗朗西斯甩开基尔伯特拽住他的手,打翻了亚瑟的红茶。期间连累不少人的椅子倒下,钢笔掉在地上还混杂着一个匈牙利姑娘的怒吼。
  你们欧洲人都这样吗?
  其实会议几乎什么都没有讨论出来,还牺牲了一杯红茶——万幸的是瓷杯没碎,不然估计亚瑟大概会用碎片去划弗朗西斯的脸。看他心疼地收拾好桌上的水渍倒掉茶叶,王耀想起自己还随身携带了一些绿茶,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布包递给他。
  亚瑟不解地问他这是什么,他回答说茶叶。
  “Black tea?”
  “No,green tea.Xinyang Maojian Tea*.”王耀想了想补充道,“The spring end of tea*.”
  亚瑟眨眨眼,反应过来后向他道谢。中国人看着他有点发红的耳根觉得这人还是挺好相处的,也不可惜自己的茶。
  隔天同学把他的布包还给他说是主席送的,王耀摸着手感不对,打开一看里面还放着一个红茶的茶包。他不是很喜欢红茶,感觉加奶还要加糖有点腥,所以准备带给监护人。但是想起几天前菊送给自己的hello kitty被他画上了难看的嘴便决定将这个带回去看看罗慕路斯他们谁要喝。
  但是必要的感谢还是要当面说。所以王耀专门跑到亚瑟的班级等他放学。听完他的道谢亚瑟干笑几声说:“啊那个只是不小心掉在里面的。不要多想不是专门送给你的。”
  “是是。”中国人笑着点头应道,“那么绿茶好喝吗?”
  “还可以啦。”
  “那就好~"
  一来二去,两人莫名其妙地成为了茶友,时不时端着茶杯侃半天。弗朗西斯调笑说两个年轻的小伙子硬生生被他们掰成了老气横秋年过半百的老人。亚瑟听完就打在他脊梁上然后骂他死胡子你给我闭嘴。王耀对他做了个鬼脸说你喝你的曼达瑞恩*去。
  升学之后两人见面的次数比以前多了,可能是因为性格较互补的关系,所以相处一直很和谐。
  “耀。”
  “啊?”
  “你带零食了吗?”
  王耀斜着眼睛看他:“怎么可能?”
  亚瑟撑住额头无力地呻吟:“威廉上学走得早……忘吃早饭……"
  中国人看着他笑起来,吐槽说你怎么不把自己忘在家里。亚瑟辩解这是偶尔的情况而已。王耀拍拍他的肩膀问他要吃什么。
  “你要干什么?”
  “别问,你有什么不能吃?”
  “KFC。”
  “等我一下。”少年跳上长椅,踩着椅背攀住墙头,然后将右脚跨上去身体向后倾,接着就翻出校园,“上课前保证回来!”
  亚瑟没来得及将他拽回来也不会翻墙,就远远喊了一句:“你这是要受处分的!”没人回应,他就只好坐在长椅上等着。果然王耀迅速就回来了,只不过这次没有垫脚的东西翻墙有点费劲。
  “你腿怎么了?”英国人指指他校服下的绷带问道,王耀捞起裤脚解释这是绑腿,没什么大碍。然后将右手里的塑料袋递给他,说是在校外的商店买的司康饼和马芬蛋糕,又递过去一瓶饮料茶遭到亚瑟的嫌弃。
  “你还好意思嫌弃?这么点时间指望着我给你泡杯红茶再飞过墙啊?有吃的不错了,快点啊要上课了。”王耀推了下他的肩膀,剥开司康饼外面的纸袋递给他。
  亚瑟接过,咬下一大口想尽快吃掉掉食物解决饱腹问题就去上课。费劲地咽下后才问王耀:“你怎么知道那边有食品店?嘛,虽然味道还不错……”最后一句声音压得非常小。
  王耀想要不要告诉他那是中国人开的糕点店:“啊我们经常翻墙去买吃的。后面一整条街的食物都很不错。”
  “还有谁!”
  经过半秒的深思熟虑王耀果断出卖自己的盟友们,并没有丝毫的愧疚和挣扎:“弗朗西斯!佩德罗还有隔壁校的安南!”
  学生会主席先生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复杂,首先王耀出学校给他买早饭违反学校规定,而且还是惯犯。但是这一次不管怎么说都是为他好,所以他最终决定视而不见并吞下整块司康饼来抚慰自己的良心:“这些多少英镑?”
  “干什么?”
  “没什么,借我一英镑吧。”
  王耀拍着腿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说你还好意思向我借钱我都帮你买了早饭耶!但动作却没停,递给他一英镑就靠回椅背上。亚瑟撇嘴将想说出口的那句“你的借款可真是够我感恩一辈子”咽下去且成功被哽在喉咙里的蛋糕噎得干呕。
  王耀一边笑得前仰后合一边旋开瓶盖将饮料茶塞进他手里给他拍背。
  亚瑟怨念地平复自己的呼吸节奏,彻底解决完自己的早饭。此时上课铃正好打响。
  “快快快要赶不上了!”中国人跳下长椅,将他拽起来就向着教学楼飞奔。
  此事之后擅自出校的弗朗西斯和佩德罗在学生会办公室站在亚瑟面前看他给他们扣学分,出校最频繁的王耀幸免于难,所以两人并没有思索就想到了答案。
  弗朗西斯旁敲侧击地打听出王耀没受罚的原因,叹口气拍着亚瑟肩膀跟他说:“我跟你说,眉毛啊……"
  “我去你的眉毛!死胡子要打架吗!”
  “哦,亚瑟啊……"佩德罗搭上他另一边肩膀,“能翻墙帮你买零食的都是生死之交。”
  然后两人达成什么共识一般在亚瑟身后互相击掌。
  虽说亚瑟当时满心嫌弃但是不得不说,翻墙出校这也确实有点拼。这让他对那个中国少年也多了些关注,所以圣诞节前几天就注意到了他纠结的表情。
  王耀端着茶杯坐在他对面,认真地告诉他自己无家可归了,吓得亚瑟扣住杯柄的手半天没抬起来,直到中国人给他递甜点才作出反应,用看可怜的东西的眼神看着他:“被监护人抛弃了?”
  “什么被抛弃了!”王耀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和我一起住的几个,回国过圣诞节去了,假期后才回来。我,今年因为那家伙的缘故,回!不!了!家!”表情极致绝望甚至看得亚瑟想笑——连对监护人的称呼都变成“那家伙”了看起来真的很生气。
  作为茶友亚瑟还是决定转移话题试图让他的怒气平息下来:“耀,上次你帮我买早饭时借我的一英镑是不是我还没还?”
  王耀略微思考才想起来那件事:“好像是哦!”好吧他一直记着呢,就是因为觉得也不是特别大一笔钱没还意思要。
  英国人翻出标准的“英式白眼”吐槽他太天然呆,然后翻出十英镑推到他面前:“借你钱就是为了让你记得催我顺便让我还早餐,结果突然发现你脑内仅仅是居住着健忘的豪华别墅。”
  请珍惜现在的王耀,亚瑟先生。不然以后他算起帐来你还不想还呢。说不定他成为奸商也有你这句话的缘故。
  王耀嬉笑着向他肩膀砸去。亚瑟措不及防被打中疼得用手掐他的大腿。无声的闹腾之后亚瑟试探性地询问他今年要不要来他家过年。
  “得了你家饭能吃吗?”王耀略微有点嫌弃地侧着脸斜瞥他——他还是非常明白亚瑟的做饭水平,炸厨房虽然不至于但是真的难吃。
  “你竟然敢贬低大不列颠的美食!”
  “那能叫美食吗那叫黑暗料理!别说你,连这边的食堂都没有多少味道!”
  紧接着两人压低声音开始讨论英国的食物到底能不能吃这个问题,亚瑟凭借丰富的英语词汇占据上风,但是王耀依仗自己强大的造词能力和清晰的逻辑一直没有败下阵来,但是在心里也给他记上一笔:毒舌。
  最后两人气喘吁吁地宣布休战。
  王耀说到底还是不愿意单独在家,也知道亚瑟的性格,于是和他商量说自己包了他们家的晚饭,酬劳是去他家过年。经过英国人强调“只是为了晚饭”后这事就这么敲定了。
  由于时差的关系王耀在四点和自家弟弟妹妹们打电话陪他们跨年,一部座机一部手机再加上亚瑟向伊丽莎白夫人借来的手机,给三个孩子打电话还真心挺累的。林晓梅欢呼雀跃地跟他说台北这边的烟花特别好看,前些日子买来的米果也很好吃,虽说没过年但是跨年稍微吃一点大概不过分。王嘉龙从听筒里听到了林晓梅的话,跟着电视倒数还偷闲问她会不会长胖。王濠镜话里都带着几分笑意,手里拿着笔转的顺溜询问王耀他怎么跨年。
  “我啊?”他们的大哥俯下身让几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顺便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亚瑟。英国人本来正盯着茶几发呆,感受到他的目光便也抬头看向他。王耀笑出了声音回复说,“找到过年的地方啦!”
  亚瑟没有询问他们的通话内容,而是指着王耀书桌上的书问那两个念什么。
  王耀倒在沙发里笑着说不去买菜就不给你做饭了,然后看着他指的两个字,一字一顿地给他读:“这个,念素履。sù,lǚ。素,履。”
  “sū,lǘ。”
  “错了错了,是素履。”
  亚瑟听他解释着,神情越来越诡异,最终表示中文真不是人学的,遭到王耀一肘怒怼腹部。
  傍晚时王耀拎着各种食材跟着亚瑟到他家,还专门查了礼仪资料带了两束花。爱德华要加班,回家的两个女人看到亚瑟交到朋友特别开心,热情的表现让其他几个孩子都在质疑到底谁才是他们家的。
  其实亚瑟的哥哥们都是认识王耀的,同校生见面机会很多。威廉为他指厨房的门,回头带着微笑扫视了一圈其他人,看得他们脊背发凉,无声地发誓不会进厨房才满意地点点头。
  “对了,威尔你要吃什么?”威廉给王耀打下手,听到他问话有些愣怔然后说他的自己做就好。中国人笑眯眯地点点头然后又探出脑袋轻声问其他人要吃什么。
  诺斯欢呼道:“苏打面包!”
  “建立士酒炖牛肉,谢谢王先生。”
  “啊……哈吉斯,您没问题吗?”
  王耀歪头稍微思索,回答道:“大概吧。我吃过,应该能做出来。”
  威廉的表情有些难以言喻,摆摆手说:“还是烟熏三文鱼吧。我并不想看到被掏出来的羊心——就算你认为那是道美食也不行我亲爱的斯科特!”
  亚瑟幸灾乐祸地看着唯一提议被拒的斯科特偷笑,中国人抿嘴朝他喊:“阿蒂你要吃什么?先说好我不会做炸鱼薯条的!”
  “哦……"亚瑟有些受挫地低下头,“那就杯子蛋糕好了。正餐和汤老样子……啊!”
  王耀缩起肩膀同情地看着被斯科特抽走椅子倒在地上的亚瑟,小跑去讲他扶起——碍于有其他人在他没有嘲笑亚瑟的味觉,因为老样子大概指的就是平时他们在食堂吃的类似藕粉一样的汤,炖土豆和花菜胡萝卜牛肉什么的。这对于来自吃货大国的王耀是种煎熬,所以他又偷偷加了道“家乡菜”。
  监护人们很通情达理地说要出门和其他姐妹们跨年,让小孩子们好好玩。
  “亲爱的,帮我们照顾好阿蒂~”伊丽莎白夫人俯身吻了一下王耀的脸颊,脚步轻快地带上门。目送她们两个出门的小孩子松了一口气,然后互相击掌——有种莫名其妙的轻松感。
  菜端上来之后王耀顿时有点想念北京了,以前就算只是跨年也能摆上满满一桌子,哪像现在分量小,还少油。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吃饱的。
  可能也有点照顾王耀,抑或是觉得这种仪式性的正餐也没什么值得好好品尝的,所有人解决面前的饭菜的速度都很快。似乎是什么奇怪的传统一般六人分拨离开。
  “你们为什么要分开走啊?”王耀左顾右盼确定周围没人,才悄悄询问亚瑟。英国人露出了阴沉的表情干笑几声说他们家内部关系不好,很正常。
  “有吗?我觉得那几个孩子都很可爱啊。”
  “哦天哪你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们?”亚瑟回身用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他,“好吧就算那群家伙对其他人的态度可能……比对我好一点……但那也不是你用这个词来描述他们的理由!而且什么叫‘那孩子’?简直就像……”
  王耀有些汗颜,急匆匆地打断他的碎碎念说:“暂停一下。阿蒂,我是不是没有告诉你我辈分比你大?”
  亚瑟显然不是很理解“辈分”这个词语,在王耀的解释后表情严肃地拒绝喊他“爷爷”这一类的称呼。
  “本来也没想让你喊,我年轻着呢不是老人家!”
  “你是不可能更年轻的,耀。”*
  “别说了!!!”
  亚瑟忽视捂着额头哀嚎的中国人,忍下笑意说:“我们去街上逛一圈,每年这个时候都很热闹——哦当然还要提防发酒疯的醉鬼们,不然你要是被拉着灌下几杯估计明早你会在垃圾堆醒过来。
  王耀撑起下颌略微思索片刻,接着询问他在英国未成年人能不能喝酒。
  亚瑟回答你别想跟着一起嗨18岁以下不许喝酒。说话时表情中透着些惋惜。
  两人对视一眼长叹口气,互相拍拍肩膀以示安慰。
  街道上果然熙熙攘攘,虽然跨年不像圣诞节那么隆重但是也算是西方的传统节日。很多人聚集在酒吧,商店或广场周围互相祝福、交谈。
  准备去广场占据前排看烟火的亚瑟被王耀从后方扯领子拽回来,呼吸没跟上差点背过气。当他愤怒地准备掐王耀脖子的时候,对方兴奋地指着街边的商店喊道:“阿蒂!可丽饼!是可丽饼!”
  亚瑟歪头打量着准备收摊的店主:“我看得见,那么你想表达什么?”
  王耀对他竖起拇指重重地点头,然后凑到店主摊前说着什么。店主听完后微笑着颔首,不一会儿便递出两个可丽饼到他手里——亚瑟仔细观察王耀交给她的英镑,他敢打赌,绝对减了至少十便士!
  “新年快乐亲爱的。”女店主对他眨眨眼,可以看得出来她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丽可爱的姑娘。
  “谢谢您!”王耀钻到亚瑟身边将可丽饼递给他,“怎么样~做的不错吧~"
  亚瑟表情十分嫌弃但是动作很诚实地捧着食品外圈包裹着的浅绿色装饰纸:“你是笨蛋吗?现在我们肯定抢不到可以看到烟火的地方了。”
  王耀的动作有那么几秒的停顿,之后抓起亚瑟的手收敛笑容:“亚瑟。”
  英国人被他突然变化的表情吓到,还以为自己说的什么话引起了他的不满:“干……干什么?”
  “只有吃才是最重要的哈哈哈哈哈哈!”王耀猛然抽手,大笑着向广场开溜,绅士先生经过几秒的反应骂了一句也跟上去。果然就如他所说,广场上人山人海,让王耀有一种回到天朝的感觉。
  “阿蒂,我看见你两个哥哥了。”
  亚瑟想询问是哪两个——想起唯一比自己小的诺斯是和帕特里克一起出门的,那自然就是斯科特和威廉了。顺着王耀的眼神看过去,威廉捧着奶茶站在人群比较前方的位置指着天空不知道在说什么。斯科特按住他的肩膀稍微俯身听他讲,另一只手还夹着烟。
  两人互相对视然后同时互相询问:“为什么我们没看到有人卖奶茶?”从一模一样的问话中也明白对方不可能回答。于是亚瑟偷偷讨论说既然斯科特能抽烟那我们喝酒不过分吧。王耀回复只要你不怕明天早上被你家监护人念叨尽管喝。
  接着两人噗嗤笑起来,弯下腰捂着嘴,肩膀颤抖眼角抽搐,感觉体内空气都要被抽空了的那种大笑。最后好不容易敛起笑意结果互相对视的瞬间又笑了起来。
  “你是傻——子吧笑什么啊!”王耀撑着亚瑟的肩膀站直擦拭去眼角的泪水。亚瑟听他这话默默甩开他的手,害得对方没有支撑点脚下踉跄差点摔倒。
  就在此时人群突然开始向前移动,两人的位置发生改变。特别是王耀,不知所措地跟着人流的方向站在某个尖顶建筑下有些迷茫。记得他刚才是在那边褐色的建筑前的——不对那不是被灯染成褐色的吗,在哪儿来着。啊找不到人了。
  于是王耀选择放弃,亚瑟找自己还方便一些——少见的黑发嘛。就是他寻找亚瑟困难许多,他的特征除了粗眉毛之外还真的不好找。虽然这么想但是他依然认真地环视了一圈,亚瑟就在他十米之外的地方,似乎也看见了他,寻找缝隙向他跑来。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比如飞机上他的监护人看到的那段句子。
  他很庆幸现在自己对这个城市最深的印象不是尖顶而是和自己相遇过的人。
  亚瑟从一个男人身后钻出,问王耀能不能看见烟花。王耀踮起脚摇摇头说不能。耳边是震耳欲聋而且过于密集的烟花炸裂的声音。从远方而来的钟声拖着过于冗长的尾音以致于他们交流时不得不提高声音。
  “可惜啊,这边的烟火很好看的!”
  “什么!”
  “烟火!很漂亮!”
  “说的好像你看得见一样!”
  “以前看过的!”
  “哦!”
  没有什么意义的对话一直持续着,亚瑟跟他说斯科特拿走了家里的相机不然现在还是能看见一些的。
  “他不是在前面吗?也看不到?”
  “威尔不够高。”
  听完这话王耀差点将空气呛进胸腔,咳嗽着有些想笑,于是狠狠地咬了一口可丽饼。
  烟火结束后亚瑟用“满街丧尸”来形容,原来真的可以在英国看见到处都是垃圾和穿着西装倒在街道上的人。在已经放弃拦那几个准备脱衣服的男人后王耀默默将可丽饼的包装扔进垃圾桶。
  “如果你看到诺斯喊我一声,我怕帕特里克偷偷喝酒然后把他扔了。”
  “可能吗?”
  “扔了有可能。喝酒不一定。”
  “你们家内部相处真神奇。”
  “谢谢夸奖。”
  突然拖着烟雾上升的光点出现在楼房之间炸裂,火花迸射出金色的轨迹。然后是蓝色和银色相间的烟火在建筑上方无声显现。紧接着声音尖利如同鸟类的长鸣般的深红烈焰炸响。记得最清楚的是罕见的紫与银白交错的烟火,金红的中心点如同投落在水面上的炸弹一般深邃,然后化作流星那样的绚丽向四周扩散开来。整个过程如同慢镜头般无比清晰。
  王耀转头看向亚瑟。眼瞳中倒映着被烟火点亮的天空,发梢像是落下了火花一般璀璨的浅黄色。骄傲和刻薄的感觉倒是一扫而空,温柔得是不能用凡间来形容的美好。他想起这就是今年的第一个“瞬间”,突然就感觉此去经年了。
  这大概是哪家人自己买来烟花,专门等到零点之后一会儿才放的。也算是弥补了他们没有看到大型烟火的遗憾。
  中国人算是心满意足了,搓着手缩起肩膀催他赶紧回去。亚瑟看到他脑后晃悠的辫子玩心大起,伸手一拽。
  王耀迅速转身拍掉他的手,但是因为动作太快扯掉一根头发。两人面面相觑接着中国人作势要扑过来抓他的眉毛。亚瑟赶紧加快速度跑向来时的道路,王耀笑骂着追上去。
  人在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虽然没人举着火把吹着笛*。但也算有人陪着你度过本应孤独的年岁。
  您说,这算不算也是个“素履之往”。
  王嘉龙刚来英国的那段时间住在亚瑟家,也就是那时阿尔弗雷德和马修也刚到他家不久,屋内总显得有些拥挤。王耀一面怕嘉龙受了委屈,一面对亚瑟也有些抱歉,纠结于每次见面到底该问候谁这个问题,后来直接放弃思考这个问题。幸好不久后他就将自家弟弟妹妹给接回来了。
  本田菊和林晓梅要求外出独居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也正与亚瑟闹得很不愉快。看亚瑟心情不好王耀也没告诉他自己的事。但是是因为同年级的关系他倒是自己知道了。
  他跑去本田菊家扯着他的衣服怒吼,据后来日本人说他第一次看见柯克兰先生那么生气,而且那时他和菊的关系还相当不错。
  “你他妈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快为对你的哥哥做了失礼的事情道歉!用你们那边的土下座还是什么的!”
  本田菊歪着头,有些惊恐地看着他。紧接着用缓慢但是标准的英语说:“但是,亚瑟先生。我已经要试着独自生活了。"
  “什么独自生活!什么独立!这些话在我面前一个都不许提!你……"
  突然亚瑟的手机响了。他听到那个中国风满满的铃声才放下本田菊,到外面接电话。
  “阿蒂。”
  “耀。”
  “你在小菊那边吗?”
  “……嗯。”
  “回来吧,我在茶室。”
  亚瑟“啧”了一声,最后还是去两人经常见面的茶室。王耀看见他来了,平静地将红茶推到他面前——亚瑟自己带了,但还是端起尝试着抿了一口,味道还行。
  “你怎么知道的?菊独自生活的事情?”中国人抬起眼睛,意义不明地看着他。亚瑟撇撇嘴说是精灵们告诉自己的。
  坐在桌角植物上的小精灵向他扮鬼脸说自己才没有告诉他。
  “你又出现幻觉了。”王耀放下茶盏探向他的额头,被他躲开后竟然笑了,“你竟然会为别人的事情这么操心啊——"
  “什么别人不都是岛国的人吗!”亚瑟好像突然被打开了奇怪的开关,拽起王耀的衣领将他扯到自己面前,几乎碰到对方的鼻尖。亚洲人甚至不生气或者慌张,气定神闲地向后仰身。僵持片刻后亚瑟放开他坐回原地。
  王耀拍拍领口,用透光的琥珀色眼睛看着他:“没关系的。万物自有其规律。而且,我等着他们回来。”
  亚瑟想:“亚洲人都是这样?”
  “平静得可怕。”
  最后真正独自生活的却是阿尔弗雷德。马修留在亚瑟身边一年后便也搬出去了。王耀打通他的手机后两个人都没说什么,沉默长达十分钟。最后王耀问要不要来自己家住几天。被亚瑟拒绝了。后来听王春燕给他描述了在茶室的经历后也基本放心了。
  亚瑟可真是幸运啊,身边有一群温柔的人。
  “耀!起来!”亚瑟悄悄戳他的大腿,低声提醒道,“下课了!”
  趴在桌子上整整一节课都在睡觉的王耀迷迷糊糊地坐起来,顺手拿起亚瑟的钢笔丢给他:“这节什么课来着?”
  “我们两个一起的选修课就只有哲学。”
  “哦对。我比你大一年级……”
  王耀活动身体关节,跟随学生们向教室外跑。亚瑟打着哈欠精神也不好——可以看出那位教授讲课是有多无聊。走下楼梯的时候亚瑟突然发现王耀在他身后没有跟上,于是轻声催促他。
  “阿蒂,你说我跳下来的话你能接得住我吗?”
  “哈?”亚瑟用看可怜的东西的眼神看着他,“肯定的啊。”
  王耀摇摇头说他那细胳膊细腿的怕压垮他。
  英国人顿时有些不服,张开双臂面向他让他快跳:“你那么瘦我要是接不住,这比你高6厘米的身高就白长了。”
  身高是王耀的禁忌,所以跳下楼梯时故意将手臂蜷成肘面对亚瑟的形态,想捅他一下。结果对方瞬间抽手躲开了。幸好他也早有预料,伸展双臂揽住亚瑟的肩膀。两人同时向前踉跄差点跪倒在地。
  “我操亚瑟柯克兰你搞什么!”
  “我也被你拽倒了好吗?”
  互相表情上都有大写的嫌弃,亚瑟甩开手抱着肩膀“哼”了一声,王耀扯着他的肩膀让他快点走。
  他们是一路的大巴,同站下车后还要走十分钟才分手。因为哲学课下课比较晚所以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整个城市华灯初上。
  王耀唤了亚瑟一声,问他觉不觉得有种穿越的感觉。
  “没有。”亚瑟向他翻去标准的英式白眼,“精灵倒是有。”
  “是是是,你的精灵——”王耀拖长声音回复他。接着站到路灯照不到的地方,背对着他猛地转身。衣摆高高地飞扬,少年对他张开双臂,云层中倾斜而下的月光洒满全身。轮廓镀上一层银辉,踩着天上的月亮。拥抱的,是满山静寂,十里春风和山高水长。
   亚瑟突兀地觉得,王耀不是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的,而是从未来的故事中苏醒的。
  假如他们没有相遇的话,现在会是怎样的呢。他是否会依然在拿起手机的瞬间不知道该拨通谁的号码。是否会焦躁,忧虑,痛苦,哭泣。他将无法欣赏多少景色。将有多少事物被错过。那些昨天让他煎熬的事情今天也会让他悲伤吧。甚至说,那时地球该如何转动生命该如何延续。他们都将身处何处。
  假如真的没有遇见对方的话,他不需要知道这些故事,不需要知道他的优缺,甚至不需要知道彼此的存在。
  万幸的是,他们在万千步履匆匆各色妆容的行人中,一眼认出了陌生的彼此。
 
 


*日语:nini,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英语:信阳毛尖茶。
*春尾茶,字面意思。是春茶中较便宜的一种。(其他两种据说很贵)
*mandaruien·napolun,曼达瑞恩·拿破仑。产自法国的白兰地酒。
*此处设定王耀的口癖“阿鲁”是北京方言口音,结尾词语是young再加上儿化音的方言口音就变成了类似younger的音,所以说是“更年轻”,亚瑟是在暗讽他的英语发音。
*出自《古诗十九首》中汉朝无名氏所著的《青青陵上柏》。
*出自木心先生的《素履之往》中的“一饮一啄”,原句是“昨夜有人送我归来 前面的持火把 后面的吹笛”。

评论(2)

热度(3)